道林·格雷的画像(英国奥斯卡·王尔德1891年作品)

编辑:胆略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1 20:38:30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道连·格雷的画像》一般指道林·格雷的画像(英国奥斯卡·王尔德1891年作品)
《道林·格雷的画像》是英国著名戏剧家、小说家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
道林格雷是一名长在伦敦的贵族少年,相貌极其俊美,并且心地善良。道林见了画家霍尔沃德为他所作的画像,发现了自己惊人的美,在画家朋友亨利勋爵的蛊惑下,他向画像许下心愿:美少年青春永葆,所有岁月的沧桑和少年的罪恶都由画像承担。道林刚开始时不以为然,但当他玩弄一个女演员的感情致使她自杀之后,发现画像中的道林发生了邪恶的变化。恐惧的道林没有克制,反而更加放纵自己的欲望。道林美貌依旧,画像却一日日变得丑陋不堪。十八年后,基于对画家作品的憎恶以及对自己丑陋灵魂的厌恶,道林谋杀了画家霍尔沃德。之后,那位女演员的弟弟前来寻仇,被道林巧言欺骗,最终死于非命。正是女演员弟弟的死亡唤醒了道林的良知,他举刀向丑陋的画像刺去,结果自己离奇死亡。他的面容变得丑恶苍老,而画像却年轻如初。
作品名称
道林·格雷的画像
外文名称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作品别名
道连·格雷的画像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作    者
[英]奥斯卡·王尔德
首版时间
1890年
字    数
约22万

道林·格雷的画像内容简介

编辑
《道林·格雷的画像》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年轻貌美的道林·格雷看到画家巴兹尔·霍尔华德为他画的自像后,发现了自己惊人的美。他在巴兹尔家中结识了亨利·弗敦勋爵,并为亨利的人生哲学所折服,道林开始为青春韶华易逝,面貌难以永驻而感到痛苦,宣称如果自己能够永葆青春而让那幅画像变老,他愿意捐弃自己的灵魂。他的这个愿望后来居然奇迹般地实现了。他认识了女演员西碧儿·韦恩,两人很快进入热恋并订婚,但道林却因为西碧儿一次演出让他失望,在巴兹尔和亨利面前丢了面子而恼羞成怒,粗暴地对待她,全无半点怜爱之心。道林回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画像已经发生变化,嘴角现出了残忍的表情。西碧儿在道林绝情地离开自己后,当晚便因绝望而自杀,道林却在亨利勋爵的“开导”下,全无心肝地把恋人的死当成一个浪漫的故事。
从此道林开始一天天走向堕落,那幅画像也随着他的每一次恶行而变得愈加丑陋狰狞,但道林的外表却始终保持着青春年少的美貌。他在那幅画像的掩护下过着双重人格的生活几十年:外表纯洁天真,一尘不染,实际上却干下了许许多多卑劣堕落的勾当。许多年轻人因为喜欢他的外表,崇拜他亲近他,和他交朋友、做情人,最后一个个都被他搞得身败名裂。为他画像的巴兹尔好心相劝,道林却在向他展示了画像的丑陋后将其杀害。之后毫无人性地找人替他毁尸灭迹。
韦恩的弟弟十八年后要找他算帐,却因一次意外的枪击事件而死亡;为他毁尸灭迹的阿兰·塔贝尔后来也开枪自杀,且没有把道林可怕的秘密公之于世。了解道林底细的人相继死去,但挂在阁楼里的画像却常常让道林想起自己所犯下的种种罪恶,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他终于承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想要毁掉记录着自己罪恶的那幅画像。就在他持刀刺向画像的那一刻,那把曾经杀死过画家巴兹尔的刀,却刺进了道林自己的胸膛:横尸地上的道林·格雷形容枯槁,面目可憎,挂在墙上的画像却丝毫未改,光彩依旧。[1] 

道林·格雷的画像创作背景

编辑
19世纪的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思潮把自亚里士多德时代以来的“模仿说”发展到了顶峰,艺术与现实的关联从未如此紧密过。左拉从一开始就受到丹纳的社会学理论的影响,丹纳用社会学观点来分析文学的发展历史,认为文学作品完全由它们所处的社会语境所决定,有什么样的种族、环境和时代的条件就产生什么样的文学作品。丹纳强调文学作品是时代的再现,文学创作者是时代的记录员,时代的精神决定着艺术的发展,“时代的趋向始终占着统治地位,企图向别方面发展的才干会发觉此路不通,群众思想和社会风气的压力,给艺术家定下一条发展的路。”王尔德对这样的艺术观深恶痛绝,他在《谎言的衰朽》一文中猛烈抨击了以左拉为代表的注重摹仿现实的文学创作,“在他的作品如《萌芽》中,确实有着某种几乎可以称为史诗的东西,但是他的作品从头至尾全是错误的,不是基于道德的错误,而是基于艺术的错误。”王尔德认为这样的作品摧残了艺术的想象力和美,已经背离了艺术的本质。
十九世纪资本主义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文化环境的改变令艺术家感到一种压抑,艺术与社会的疏离感被强化了,艺术家感到不被大众理解的孤独,他们对事物的敏感使得艺术家只能行走在孤独的小径上。维维安·荷兰在为王尔德所写的传记中评价他与其所处时代的关系:“当时的英国极拘泥于传统,人们一言一行都必须与严格的社会行为与道德规范相符,稍微偏离常规就会被视为脱离正规。连艺术与文学的原则都被弃之不顾,必须格守社会规范。就是在这种状况之下,王尔德决心以瓦解这种枷锁为毕生志向”。”关于艺术与大众的关系,王尔德认为艺术家完全没有必要考虑公众,因为艺术家的创作是基于个人的趣味,是个性的表现,“一件艺术品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性情的独一无二的结果,它的美来自于它的作者实现了自我这一事实”。[2] 

道林·格雷的画像作品赏析

编辑

道林·格雷的画像作品思想

通观整部小说,有一点是显面易见的:如果纯碎为了艺术而体验艺术,艺术根本无法带来真正的幸福;如果丧失了道德的框架,艺术就会变得“毫无用处”。道林对艺术的兴趣,是他拿灵魂交换画像之后又感到不满足而表现出来的一种不安。后来,他在自己家中摆满各式各样美的东西,专心研究起挂毯、珠宝、服饰、音乐乃至宗教中的艺术因素,追根溯源,不遗余力。对道林来说,并非这一切可以陶冶性情,它们无非是道林寻找感觉的一种方式,一种逃避的途径,逃避那幅丑陋的画像给他带来的道德警示。当艺术无法为道林带来他所渴望的新的乐趣之时,他又去追求那些不算聪明的行乐方式;性、吸毒、偷窃和暴力。他越来越需要体验新的感觉,因为他渴望重新感受某种东西。
因为道林丧失了自己的灵魂,他也就丧失了与道德的契约,丧失了个人生话的情感维度。他虽然如醉如痴地聚敛着艺术,但他欣赏艺术所需要的丰富情感其实早已消逝。具有象征意义的是,道林最后对鸦片上了病,在他寻找感觉的过程中,道林的确像一位瘾君子:他不顾一切地想获得曾经感受过的欣快体验,却只能不断地增加自己的痛苦。画像这种艺术形式欺骗了他,艺术给了他一把可以通往不受传统道德约束的理想世界的钥匙,却又无情地愚弄了他——把他欣赏的那个美的世界所需要的灵魂拿去了。
总之,中心人物的难以解读和小说主题的富于挑战性,是《道林·格雷的画像》的特点:这是一部让人很难完全读懂的小说,它对堕落与谋杀的表现.是哥特式的恐怖;它对繁荣的维多利亚时代上流社会虚伪本质的揭露,又像是一部社会记录片;它对西碧儿·韦恩一家的描写,则像是一部情节剧。《道林·格雷的画像》是一篇艺术宣言,一部戏剧,而且——诚如有些批评家所指出的——是一篇道德寓言。这也许就是《道林·格雷的画像》独具魅力的秘密之所在。[1] 
在恐怖的谋杀发生之后,道连找来身为化学家的坎贝尔,强迫他利用化学的手段让遇害的画家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下一点痕迹。”坎贝尔被迫帮助道连毁尸灭迹的情节仿佛暗示着,艺术家最终被科学解构得一干二净。在科学和理性大行其道的19世纪,王尔德的这种讽刺实可谓独到、辛辣。王尔德笔下的画家与他在戏剧和童话中塑造的人物形象都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至善、至美难容于世。因此,善良的快乐王子只是一尊塑像,纯美的爱情只是一次死亡之吻,鲜艳的花朵是一朵沾染了鲜血的玫瑰,由自私而变慷慨的巨人只能活在天堂。
王尔德通过描写道连奇迹般的人生旅途,几乎是不着痕迹地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人只要活在世上,便不可能不犯错,不可能不受到恶习的侵害。因此,原本青春靓丽的容颜注定将变得枯萎,甚至可憎。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去追逐美,才能得到安慰和补偿。
王尔德是一位具有伟大人文情怀的作家,这一点我们从他歌颂真、善、美的童话故事便可体会。《画像》既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关于艺术和人生的寓言。如果我们把握住王尔德艺术至上的态度,那么便可发现小说中隐藏了一条这样的主线:即生活模仿艺术、污染艺术、进而被艺术战胜。从这全新一角度来审视作品,小说中一直被人争论的道德诉求也将变得清晰明朗。《画像》一书正是通过艺术的手法完成了它的道德教育。在这部作品中,王尔德所倡导的生活哲学并不是教人不顾一切地享乐,而是号召人们以追求艺术至上至善至美的方式享受生活。一旦生活中享乐的追求失去了尺度,变成肆无忌惮的放纵,也就失去了美和自我,脱离了艺术的境界,甚至会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3] 
当道连试图摆脱丑恶的灵魂,努力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却意外死于自己之手。他的死无疑是对以往罪孽的清算。王尔德设置这样的一个结尾,并不是随意之举,而是大有深意的:苦海茫茫,回头无岸。人的灵魂一旦堕落,并不能依靠弥补来重新变成好人,只能以死亡来谢罪。从这个层面上说,这部小说不但不反对道德,实际还告诫人们应该遵守道德。[4] 
《道连·格雷的画像》真正的悲剧并不在欲望死亡之后的怠倦,而在于欲望持续后的灾难。画像的三个主要人物:亨利勋爵、道连和霍华尔德中,霍尔华德被杀,道连自杀,文中虽然没有提及但可以推断唯一得到善终的是亨利勋爵。[5] 

道林·格雷的画像艺术观念

在《画像》一书中,王尔德借亨利之口发出了“新享乐主义”的呼声,号召道连尽情去挖掘生活之美。但他同时谨慎地指出,“扼杀感觉的禁欲主义固然与之对立,使感觉麻木低下的纵欲同样与之格格不入。”禁欲是对美的弃绝,而纵欲则是对美的亵渎。而道连显然偏向了放纵的一侧。最初的道连之所以美丽,被贝泽尔视为伟大的艺术品,是因为他拥有英俊的外貌以及单纯善良的心机。最初的画像之所以动人,是出为它经过画家贝泽尔的巧手把道连表现得栩栩如生,达到了灵与肉的和谐。这种和谐之美是画家贝泽尔所追求的,亦是王尔德所追求的。而当画像被道连种种放纵的悲性所污染时,它便一点也不美了。
把亨利看做是王尔德的化身,从而把亨利对道连的教唆看做是王尔德对于生活的全部理解,是很危险的做法。因为以这样的观点出发来看待道连悲剧性的命运,便落人了作者自相矛盾的结论。亨利这个角色或许可以被视为一个隐形的、世俗的艺术家。道连对他而言,既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也是他渴望重新塑造的对象。亨利把道连当做一张“白纸”、一把“小提琴”,从而不断享受着自己影响、改变这个年轻人的过程。在小说当中,道连所沉浸的纸醉金迷的世界,正是当时英国维多利亚时期上流社会所经历的那种生活。人们表面上友好和平,暗地里勾心斗角。原本纯洁、毫无心机的道连正是由于受到了亨利这位贵族的影响,才成为这种恶劣环境下的一个牺牲品。一方面,现实中的道连为所欲为,沦落成旁人眼中不可接近的魔鬼;同时,象征着他灵魂的画像也因此而一点点变得丑陋甚至面目狰狞。当他生平第一次抛弃一个天真善良的姑娘,圆润的嘴角便浮现出一丝邪气;一直到二十年后,道连终于杀死自己的画家朋友,本已面目全非的画像人物的手上渗出了鲜血。这正寓意着一件原本完美的艺术品因为受到世俗生活的侵蚀,渐渐变得不堪人目。
画家贝泽尔之死同样表达了生活之恶与艺术之美的对抗。贝泽尔在看到了丑陋的画像之后被道连残忍地杀害。曾经也有人以此解读为贝泽尔是为自己的艺术理想而献身。实则不然。如果说,视艺术为生命的贝泽尔是为了崇高的艺术理想而死,作者完全可以这样安排——贝泽尔亲眼目睹自己最完美的作品不复存在,心灰意冷之下终于以自杀来表达对纯洁艺术的崇拜。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画家被动地失去了生命。[3] 

道林·格雷的画像作品评价

编辑
《道林·格雷的画像》是19世纪末唯美主义代表作,堪称“为艺术而艺术”思
图书《道林·格雷的画像》
图书《道林·格雷的画像》 (8张)
潮在戏剧小说及绘画方面的三绝。
发表于1890年的《道连·格雷的画像》是一晦涩的小说。由于该小说牵涉到人的道德是非观念等问题,而作者又未明确地表明其态度,故而在出版后曾受到英国报界的抨击:“这本书是法国颓废派文学这个麻风怪物的产物,是一本有毒的书,充满了道德与精神沦丧的臭气。”伦敦法庭对王尔德“有伤风化案”进行审判时,甚至也把该书作为其有罪的证据之一。历史上曾上演过的这番波折从另一方面说明《道连·格雷的画像》本身具有正反两方面的解说空间,如对道连·格雷这个人物,评论界纷纷指认他是“恶魔”,但王尔德则坚持认为道连是无罪的:“他的罪恶是发现了他身上的罪恶的人强加给他的。”以上分歧说明:对待小说中的同一人物、同一路件往往可以出现两种截然不同、针律相对的观点。事实上,这也正是《道连·格雷的画像》最具魅力的地方。[4] 

道林·格雷的画像中文版本

编辑
1983年,《道林·格雷的画像》,彭恩华译,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4年,《道连·葛雷的画像》,荣如德译,外国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8年,《莎乐美/道林·格雷的画像》,孙法理译,译林出版社
1999年,《道连·格雷的画像》,荣如德译,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3年,《道林·格雷的画像》,裴丹莹、刘天明译,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4年,《格雷的画像》,颜湘如译,台湾商务
2004年,《道连·格雷的画像》,黄源深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7年,《道连·格雷的画像》,郑晓园、魏文峰译,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9年,《格雷的画像》,姚怡平译,立村文化出版

道林·格雷的画像作者简介

编辑
奥斯卡·王尔德(OscarWilde,1854年-1900年),英国作家、戏剧家、诗人。他生于都柏林,毕业于牛津大学。虽然他主要以成人作家而著称,但他的早期作品中有两本童话集:《快乐王子故事集》和《石榴之家》已载入英国儿童文学史册。
  在王尔德的墓碑上,他被誉为“才子和戏剧家”。的确,他是当之无愧的戏剧家。在他事业的顶峰,最具代表的是他的几部大戏,如《温德摩尔夫人的扇子》、《理想的丈夫》等,都是一时绝唱。说到“才子”,早在王尔德为世人所知之前,年仅二十四岁,他的诗作就荣获大奖;在他短短的创作生涯中(享年四十六岁),行文演论,无处不是智趣横生。然而他事业的起飞,风格的形成,可以说都源于童话,也正是他的第一部童话集问世之后,人们才真正将他视为有影响的作家。英国《典雅》杂志将他和安徒生相提并论,说他的《自私的巨人》堪称“完美之作”,整本童话集更是纯正英语的结晶。他的“为艺术而艺术”的美学观点影响颇广。[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道林·格雷的画像》的艺术魅力 孙建昌 - 《理论学刊》- 2006年10期
  • 2.    从《道连·格雷的画像》看王尔德唯美理论与创作实践的关系 郑艳芬, 2010 - 南京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
  • 3.    缪斯的胜利——从《道连·格雷的画像》看王尔德的艺术至上论 毛秋月,MAO Qiu-yue - 《襄樊学院学报》- 2011年3期
  • 4.    《道连·格雷的画像》中的"悖谬" 《外语研究》 -2008年2期乔国强
  • 5.    欲望的死亡与持续——读《道连·格雷的画像》 《文教资料》 -2013年22期 张婕妤
  • 6.    奥斯卡·王尔德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4-07-29]
词条标签:
书籍